top of page

6 我的厄运

朽木癌

朽木癌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疾病,这种病会让人体的细胞分化出细胞壁,从而让人的身体逐渐木质化,随着木质化的加剧,得病的人行动会越来越迟缓,最终彻底丧失行动能力,他依然有微弱的心跳,但是彻底丧失了思考和行动的能力,如同一尊活着的木雕。

这种疾病从被诊断之日起算起,患者会在18个月之内彻底丧失行动能力。


枯萎

在我们流浪的这些年里,父亲开始越来越不相信人类社会的造物。他甚至不再到超市里购买食物,而选择到森林里采集果实。

有一天,当他在树林里寻找果实时,当他摘下一枚果子时,听到了远处的一阵尖叫,那不是人类的尖叫,但他却能清楚的从中感觉到恐惧和怨恨的情绪。

他向着远处望去,看到一阵灰黑色在远处蔓延,森林在沙沙作响中飞快枯萎,树叶从树枝上落下,还没等落到地上就已经失去生机。

意识到危险的父亲开始飞速奔跑起来,那道枯萎的巨浪追赶着父亲。

我们在森林的边缘,远远的看见了父亲的身影,以及在他身后飞快蔓延的灰色。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意识到自我的渺小,意识到要是父亲不能及时赶回来,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

他回来的时候喘着粗气,关上了运载龟的门。看着身后枯萎的森林,他说:“我们大概又要搬走了。”



巨蛇

深陷在恐惧中的我做了一场梦。

我梦见一条巨蛇在天上巡行。我意识到它在找我,可我却无法动弹,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等待着。

它从一片枯萎的森林中,如同一团巨大的黑雾一样升起。它的身体由无数纵横交错地纠缠在一起的黑色树根构成,眼睛里是两团赤红的鬼火。它的头颅越过狭长的街道上空,天空就被盖住了,整个街道都被埋没在它所投下的阴影里。

人类对爬行类的恐惧不仅来自基因,或许也来自共同的梦境。

我知道,它源自森林的怨恨,也源自我的恐惧。

它低下头看见我,我意识到某种厄运将会降临到我头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父亲问我为什么哭了。我说:“我要死了,爸爸。”

父亲惊恐万状,马上检查我的身体。是的,我从做这个梦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我和枯萎的森林共享了恐惧,也同样共享了命运。

在我的肚脐边缘,出现了一圈如血管一样鼓起的黑色树根。


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