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2 行走镇

我走在路上,一棵草走在我身边。

我不该感到惊讶,因为我所在的地方叫做行走镇,这里的土壤和湿度白天和黑夜剧烈变化,所以所有的植物都需要学会行走。

但是今天这株有所不同,它还会叫,这说明它体内有了发声器官。

它叫着“占领地球!” “占领地球!”

我想它正在学舌的阶段,就像鹦鹉一样,或许不知道在哪里听到了哪个疯子的呓语,启动了它的学习模式。疯子在今天同样不少见。见到一个会发出人话的生物,我此时感到一些安慰,甚甚至真心希望它愿望成真。

我现在所在的行走镇,是一个二级地区(LEVEL 2),这里并不适合人类长期生存,辐射值和有害物质已经到了严重影响人体机能的程度。

好在我并不是纯粹的人类,我身体的一部分已经植物化了,因此可以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耐受二级地区的环境。

像我们这样半植物化的人有一个浪漫的称呼——【月桂】。阿波罗中了丘比特的箭支而爱上了女神达夫涅,为了躲避阿波罗的追求,达夫涅请求她的父亲河神将她变成了一株月桂树。

月桂们是一级地区即人类居住区的吹哨人。我们在周围的二级地区巡逻,观察二级地区的生态变化,确保其不会向着三级地区恶化。为此我需要上报在二级地区发生的一切异常情况,包括这一株会说话的草。

我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它并关进了笼子里,这株草在笼子里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认命了,只是仍在不停地叫着:“占领地球!占领地球!”

天色即将入暮,行走镇升腾起青蓝色和白色的雾气,植物们开始迁徙,它们拔出自己的根须,有的侧倾并旋转自己的躯体开始呈螺旋状的前进,有的卷曲自己的身体变成球状向前滚动,有的像章鱼一样摆动自己的根须游走,有的将本体从储水的底座中分离出来拍打着鱼鳍一样的叶片匍匐前行,有的用细藤拴着白天捕获的昆虫像驾着马车一样让它们带自己拖行。


原本相对坚实的土壤变得如同沼泽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起伏的波纹。我加快步伐以免自己陷进去。入夜的时候,行走镇的中心就会变成一片泥湖,没能撤走的动植物都会被泥湖底部的巨大蚯蚓吞噬。

我站在行走镇边缘的小山坡上,看着入夜的奇景,行走镇的中心形成淤泥的漩涡,层层叠叠向外荡开,将来不及撤走的动植物们裹挟其中,面对来自地层深处的召唤它们虽然不断挣扎,却表现的异常安静,当漩涡平静下来的时候,行走镇形成了一片几乎没有任何起伏的平地。第二天即将日出的时候,这些迁徙到边缘地带的植物将重回行走镇,让这里恢复生机。

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