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0 土壤


对于多数人而言,土壤是一片空洞而幽暗的黑色,这里有蚯蚓和树根,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土壤孕育生命,生命死后回归土壤,这种循环往复的关系意味着土壤本身就是生命的聚合。

生物的尸体被土壤中的微生物分解,生物和土壤的物质构成实际并没有区别。

泥土只应该用来包容生命,而不是任何其他东西,可泥土的包容性却让人类产生了不同的想法,他们将泥土视作隐瞒罪恶的阴暗场所。一切因为人类而诞生,又因为人类而无处可去之物,塑料、电池、金属、农药,都被埋入了泥土之中。

可人类向土壤中投入的一切,都将会回到我们的身体里。



一切生命都有”执念“,即使是没有大脑的生物,这种执念也存在于它们的无意识中,这种执念就是灵的构成要素。无尽的执念相互纠缠,最终形成的灵就会对现实世界产生明显的影响。木灵是森林的意志,而行走镇的巨大蚯蚓是由土壤中生物的怨念形成的。人类从没想过昆虫和微生物会有灵魂,我们对它们和它们的生存环境太过轻视,造成了今天的处境。


在恶意之中诞生的灵会选择继续恶化导致它诞生的环境,就像是冤死的鬼魂会选择去害无辜的人一样。在土壤污染中诞生的巨大蚯蚓会定期吞噬它领地中的一切。


地下的蚯蚓们,在渗入土壤的化学物质中逐渐窒息。它们感受着生命的流逝,却并不想就此死去。它们知道,它们是大地的心脏,如果没有它们翻动土壤,地面将会干涸枯竭。

出于一种崇高的理想,它们许下了共同的愿望,要驱逐这片地上的人,即使创造出怪物也在所不惜。这个愿望隐藏在黑暗的地下,不断生长,膨胀,等待,等待着破壳而出的一天。



被巨蚓影响的土地,吸收了其怨念的植物也一并枯萎。


一棵草,在面临死亡的到来时它突然想到,它的使命或许并不是制造氧气,或成为其他生物的食物或者养分,它想到自己亿万年进化史下的可悲命运,想到如果要改变的话,为什么不能从我做起呢?于是它拔出了自己的根须,学会了行走。


行走镇中的一切植物,都是受到了类似的感召,它们受到自我意志的驱使,在恨意和求生欲的共同作用下学会了行走。


可这竟然就是全部了,它们并没有报复人类,也没有开始长途的旅程,只是日复一日地,在夜幕降临时挪动到行走镇边缘,在旭日初升之时回到行走镇中,就像陷入了一场长眠不醒循环往复的噩梦。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