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1 行走草




我站在行走镇的边缘向下看,曾经在这里的建筑已经被吞没,平坦的地面上生长着稀疏的植物和树木。一株长了脚的草走在我身边不愿离去,似乎在驱赶着我。

朽木癌让我的身体动作变得僵硬,需要依靠金属外骨骼才能正常行动。在我被诊断出朽木癌之后, 我找到了一份特殊的工作:穿着防护服在受到污染的地区巡逻,并汇报可能发生的灾害。

现在的地表根据危险程度被划分成了四级。一级地区适合人类居住,二级地区只适合短期停留,三级地区可能会危及人类的生命,四级地区是生命的禁区。行走镇是是个特殊的地方,在白天它是一个二级地区,而到了晚上,它将会变成一个四级地区。



行走草是行走镇上最常见的一种植物,为了适应快速变化的环境,它变异出了双腿。

我是否和你提到过,这些在行走镇上随处可见的行走草,实际上是一种受到极大欢迎的宠物?

不少人认为,它如同“占领地球”一样的邪恶的叫声和可怕的外形,与它实际上的弱小形成了一种惹人怜爱的反差。

我们生活在一个危险的时代,这个时代存在着无数看似无害却会带来灾祸的事物。而行走草不一样,它看起来十分凶狠,实际上却并不咬人,力气很小,逃跑时的移动速度也很慢。它让失去控制感的人们重新获得了让人满足的掌控感。

人们敏锐地在它身上发现了商机,它原本只是行走镇里一种常见的生物,却很快被炒到了很高的价格。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