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潜水员的自述


人类的祖先是鱼。人类的胚胎上有腮,漂浮在温暖的羊水中,在胚胎逐渐发育的过程中, 鳃消失了,可它还留在一部分人心里,我大概就是其中之一。相比呆在陆地上,我更喜欢呆在水里。


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潜水员,我致力于探索各种危险和未知的海域,这些地方往往生长了海草,或者遍布暗礁,即使是最先进的潜艇也难以进入,只能依靠人来探索。


就在不久前,有人找到了我,希望我能接受一个任务。他们管那地方叫做塑料海域。在那里打捞出来的鱼类产生了很多和塑料有关的变异,有的眼睛酷似瓶盖,有的鱼鳞表面长出了保鲜膜一样的皮肤。


“我们想要知道下面有什么。”他们告诉我。


于是我接受了这个任务。


家人们并不希望我去,他们认为这片海域下面有未知的辐射,或者是远古的幽灵作祟,如果下潜到那里去,我也会变得和这些鱼类一样。


的确,我清楚的知道,人类并不特别,他们在胚胎时期呈现出的不同样貌,直到出生之后依然在他们身上产生影响,成为共同的恐惧,对火焰的恐惧、对深海的恐惧、对巨物的恐惧、对食肉动物双眼的恐惧,我们动物祖先们的记忆一直伴随着我们,烙印在我们的灵魂中。


但是我不得不去,深海是我起源的地方,鱼类是我的同类,穿着潜水服回到海里的我,就像是回到了故乡。


地上的一切都被人造物填满,至少海洋,在我看来依然是干净的,如果海里真的出现了名为塑料的幽灵,至少我应该为此做点什么。


在即将下潜的船上,他们给我介绍了发现变异鱼的渔民,他带来了自己的孩子,考虑到我们即将进行的是一项有危险性的任务,这让我感到很是吃惊。


我们乘着一艘不大的游艇顺着捕鱼船出海的方向行进,站在船头,咸湿的海风拂过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异常——这里的海风带着淡淡的塑料味。


那个渔民说,就是这里了。不用他说我也知道。


穿上潜水服,我潜入其中,温暖的海水包裹了我。虽然我呼吸着来自氧气瓶中的空气,我却闻到了更加清晰的塑料味,起初我感到惊异,后来却意识到这感知来自我的皮肤。


阳光投下的光线穿过海藻,些微的照亮了海床,隐隐约约有鳞光闪闪,我头顶的探照灯向海洋深处投出的光线,在照亮眼前十几米后,被浓重的海水消解。


就这样继续下潜,我突然感觉恢复了视觉,突然为自己眼前所见而震惊。


在这海底,是一片彩色的山脉。


它由五颜六色的塑料构成,有些看起来像是经历了几十年一般朽烂,一些却像是全新的,瓶子、袋子、还有一些像是产品包装一样的东西,我亲眼看到一个包装盒一样的东西被顶开,一条鱼——或许只能从形状看出来它曾经是一条鱼——从包装里游了出来,飞絮一样的塑料条从鱼鳞间的缝隙中涌出,颅骨的形状像是某种早期数码产品。


在那条彩色山脉的表面,蠕动的都是这样的塑料生物,有的生物外形是如此独特,除了能够像正常生物一样活动之外,完全看不出和生物的相似之处。


我开始幻想一个途经,伴随着一次地质活动,一个巨大的垃圾填埋场被埋入海洋,就像是鲸落形成的生态圈一样,生命围绕着这个垃圾场提供的养料,生存、繁衍、变异,直到王的诞生,形成了稳定的生态。


围绕在这一片五彩斑斓中,我突然想到,或许成为它们的一份子也不错。


随即,我对自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感到震惊,难道这就是身为生物的适应性吗?


那一刻我意识到了,生物的适应其实就是妥协。老鼠并非喜欢多在阴暗的地洞里,而是

为了躲避天敌,苍蝇并非喜欢污秽,而是为了获取养分。看到这些生物们努力适应塑料

的样子,我头一次清楚的意识到了人类世界正在取代自然界这一事实。


然后,突然之间,我感受到了一种欢腾,这些海底生物跃动起来,摆动着身体和触须,像在进行一场降临仪式。在这片巨大山脉之中,一个斜坡上,似乎是海流掀起了一些白色的裙摆,层层叠叠,纯洁而神圣,缓缓地被海流掀起,在窈窕的波浪中塑形。


我看到那身影摇曳,穿着那层层叠叠的白色塑料袋,却如同穿着白色的婚纱,或主教的华冕;它头顶带着红色的塑料壳子,却如同卫冕的国王。


它是这里的王,或者说,这里的神。



我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头顶的摄影机,这台机器时刻保持开启状态,上面的人也将和我分享同样的视野,看到这一幕的他们会作何感想呢?想必也已经在同样的恐惧和震撼中不知所措了吧?


它站起身注视着我,我远远的看它,却发现它像是被罩在一层白雾里。它是如此美丽,让我无法移开视线。


可是它却转身缓缓离去了,我奋力的游动,却只能看着它越来越远,无论我游得多么费力,它都在渐渐远离我,似乎它并不存在那里,而是存在我的视网膜中。


我感觉到上面有人在尽力拉我,可我还不想上去,我还没能看清那个身影的全貌,如果我能够看清它,或许这里的一切都能得到解答。我感觉自己被绳索束缚住了,可我还不能走,后来,我甚至开始奋力挣扎,试图解开缠在腰上的绳索。


后来据船上的人所说,我尝试解开绳索的行为吓到了他们。他们都以为我在海底出现了严重的幻觉和神经错乱,至于我所说的那个海底的人影,在他们检查过录相机里的内容后,录相机里什么也没有拍下。它拍下了那条塑料山脉,以及里面的怪异生物,但是自那山脉中出现的王,却不知所踪。


我终于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是我当时出现了幻觉,可那个形象是如此清晰,我在之后的岁月里还多次梦到过它,以及那条彩色的海底山脉。




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